中医教育,何去何从?
作者: 苏巧珍 发布时间: 2020-03-25 浏览次数: 10

2020新冠的突然造访,让本就饱受争议的中医备受关注,褒贬不一。所有接触过中医并从中受益的人都会对中医作用深信不疑,但也有先学习中医后来转而学西医的人闭口不谈中医,比方李兰娟院士,她都在西医方面造诣这么深了,也体会过中医的好处,为什么不愿宣扬中医?这说明中医的教育确实存在问题,不如西医说得明白清晰,一目了然。作为中医的受教者,又是施教者,又是从业者,这几年我也一直在深思这个问题。中医的教育和传承确实是出了问题,很难传承下去,更不要说创新了。


一、中医教育面临的问题

 

目前的中医教育,笔者认为面临以下问题:

1、在学校里考试个个优等生,真正面对病人时,无从下手,不会治病;

2、从业十余年,仍有很多病看不了,有的只是少部分偶中的病例经验;

3、有了经验,自以为这个经验很成熟了,照搬到其他病人身上,很多时候又不效,这让中医饱受诟病;

4、等到能有效地处理临床常见病,已经是从业20年,甚至是30年后了。

以上说的情况是相信中医且愿意毕生从事中医事业的学生的成长经历。但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中医院校培养出来的人转而从事了“举着中医的旗,做着西医的事”的职业,更有将近一半的人彻底摆脱与医学相关的行业,而转身投入了其他的行业。到最后,可能最多三分之一的人真正毕生从事着中医的事业。这个现象背后折射出来的是中医教育的失败——因培养出来“不会看病的医生”而彻底对中医失去信心。


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所有的医生都是为了治病,减轻患者的痛苦。不管是中医教育也好,西医教育也好,在基础知识学过之后,临床课程是联系基础知识和临床的最重要的纽带。即通过临床课程的教育,学生可以把基础知识与活生生的病人所患之病联系在一起。即使对照着书本,也基本可完成对一个病的初步判断并做出相对正确的处理。因此,基础课程中基、中诊、中药、方剂中所学必须与临床课程紧密结合,但我们目前的中医教育体系中设置的临床课(内、外、妇、儿各科)存在以下问题:

1、课程教材中所选的方相当大一部分非方剂学课本中所纳入的方,给学生及老师在教学过程中造成困惑;

2、课程与临床相差太远,对着书本学生经常会觉得四不像,有时即使看上去很相似,把课本中的方法搬上去却效果不佳;

3、不仅学生存在这样的问题,上课的老师也不能很好地完成基础知识到临床真正有效的转化。

因此,这让学生变得很迷茫:花了很大精力去学的知识不管用,前辈的经验告诉他前途很悲观。这说明我们的课程设置出了问题:临床课程不贴合临床。



三、中医的临床课在哪里?

 

纵观古今中医,从仲景时代至明清时期,无不把四大经典奉为临床必修。每读医案,往往能看到“此即伤寒中的某某病、温病中的某某病,应用伤寒、温病中的某方”的描述,且照此用下去,效如桴鼓。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中医的临床在四大经典,四大经典是临床课的基础。而就是这值得中医人读一辈子的真正的临床课程——四大经典,在现代的中医院校,变成了一年内要和其他中医内、外、妇、儿,西医的临床课一起学完的课程,且部分变成了选修课。当然,这样的课程设置是出于人才市场的需求,出于医疗大环境及医疗安全的需要,国内中医院需求的是既懂中医、又懂西医的复合型人才。懂西医是为了能够保障患者紧急情况下的医疗安全,并对预后做出相对准确的判断。懂中医是因为中医院必须承担起继承和发展中医的责任来。但由于医学的复杂性,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要想学精,必须花费大量的精力才能做好。而想两者皆得的要求换来的是西医不精,中医不通。


四、中医教育进行深入改革刻不容缓


 

要想解决中医教育目前的问题,我个人的观点:既然中医是中华文化的精华所在,继承和发展中医要想做得更好,必须对中医教育进行一场深入的改革。改革方案可以有以下两个方向:

1、既然中医院需要既懂中医、又懂西医的人才,可以要求在中医院工作的医生在系统接受西医的五年临床教育后,选择一部分对中医兴趣浓厚的人再完全放下西医,用3年的时间完全学习中医的内容,只有这部分人才可能在充分保证医疗安全的前提下,充分利用中医的优势来弥补西医的不足;

2、可以培养一批只接受中医教育的中医生,用纯中医的思维方式来看病,解决问题。但这部分人由于在西医知识方面的先天缺陷,往往存在医疗隐患。可以把这部分培养出来的医生分布在西医院的各个科室,也就是说,实现西医院里中医做中医的事,西医做西医的事,大家全部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分内事,这样才有可能让西医发现中医的长处,并从心里愿意接受中医,改变现在西医看不起中医,中医对西医有偏见的局面。

 

五、回归经典是方向,教材师资是重点

 

不管是以上两种情况的哪一种,中医院校课程的设置必须将中医临床课程回归经典,而以内、外、妇、儿作为必要的补充,而不是现在的内外妇儿是重点,经典是补充的局面。不管是经典课程也好,内外妇儿课程也好,在教材编写中每个疾病的证型后都必须有一个相应的病例来做证明,并针对病例做出详细的病机及方证、药证分析,这样的病例必需是活生生的病例,而非经过修饰的病例。这们可以很好地帮助学生搭起基础课程和临床应用之间的桥梁。

所有的课本都必须保证整体的一致性,而不是现在的中药编中药的教材、方剂编方剂的教材、内外妇儿编内外妇儿的教材,大家各搭各的台,各唱各的戏,互不关心,让学生学起来也有一种感觉知识碎片特别多,串联不起来的感觉。

教育中一个很重要的力量在师资,作为一个与临床结合非常紧密的学科,所有中医的课程,从中基、中诊到中药、方剂、四大经典、内外妇儿,都必须由富有中医临床经验、经考核合格的中医师来主讲,这样的老师首先是一个榜样,树立学生对中医的信心,另外,在基础到临床的转化上可以做得更好。


苏巧珍,广东省中医院主任中医师,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帕金森病及运动障碍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中医药学会脑病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神经病学分会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头痛及神经疼痛学组委员。先后师从黄培新、杨志敏、黄煌、史欣德、王宁元等教授和学者。临床擅长运用经方治疗神经内科疾病及内科疑难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