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使用者友好”也应该成为我们中医药的标准之一
——新冠大疫后对中医教育的思考
作者: 姚一中 发布时间: 2020-03-16 浏览次数: 12

1、中医教育要从实战出发 


所谓危难之际显身手,这次大疫中经方和针灸在抗疫第一线发挥得极其有效。所以,可以说经方和针灸是中医学科中最重要实战技巧。建议今后加强经方和针灸教育以及经方针灸合用的教育,以提高临床实战能力。同时,在当前情况下,临床实战技巧训练不一定要生硬地去迁就固有的中医基础理论。就事论事,有是证用是方;有是证,用是穴。从国外的经验来看,经方和针灸的合并使用也是中医师最常用、最有效的手段。由于国外病人流动性较强,很多人对中医也是初次接触,抱着尝试的心理,更有些病人对中医的期望值很高,所以只有快速见效才能留住病人。在这种情况下,“经方+针灸”就不可避免地变成了标准配置。实践检验真理,既然这样,我们的教育也应该朝这方面去努力。


 

2、重视中医体质学说 


这次新冠流行,一些人重病不治、一些人轻病、更有些人毫无症状,呈现出体质上的易感性和预后的差异。同样,在治疗方面,同病异治,同病不同体质,使用不同的经方也得到了更好的效果。目前,中医对体质的分类有注重病理的九大分类和注重临床实战的经方十大体质,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在中医教学中加以强化。


 

3、中药颗粒剂的运用


“对使用者友好”是各行各业设计产品的金标准,这也应该成为我们中医药的标准之一。科学浓缩粉剂为病人提供的可接受性和方便性就是这一标准的体现。提倡和鼓励生产、使用科学中药应该成为今后的方向。除此之外,科学中药在质量控制上也更有优势。目前,日本、中国台湾、美国、欧洲使用科学中药已经蔚为风气,广受消费者欢迎。所以,我们也要对学生进行科学中药的教育和训练。要让学生与时俱进,“良药苦口”只应当视为一句成语,如果良药不苦口,岂不更好?


 

4、新冠病毒与《伤寒论》


按照《汉书》和《汉武帝年表》,提到有几点: 1. 瘟疫是由匈奴把生病死去的牛马动物扔在水道或河里或汉军驻扎地引起的 2. 以发热起病 3. 以气喘而终。新冠病毒有可能就是汉代很多次瘟疫病毒的后代,所以《伤寒论》的方子这么有用,同时症状也很像。


美国2009年的H1N1(猪流感)病毒经过基因比对,被确定就是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后代。此结果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由美国国家卫生院院长福奇做的研究。2018埃博拉病毒可以追朔到公元前400年的希腊雅典大瘟疫,它们症状完全相同,研究结果发表在牛津学术期刊上,美国密西根大学做的研究。



简介:姚一中,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客座教授,国际经方学院加州分院院长,美国加州五系中医药大学教授。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硕士(内科专业)、美国加州中医药大学中医学博士。先后任上海市第二肺科医院主治医师、意大利巴勒莫大学医学院客座科学家、斯坦福大学医学院访问学者、圣塔克拉拉郡总医院(斯坦福教学医院)副研究员及中医师,1998年至今任凯撒医学中心中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