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思考(五)
作者: 张薛光 发布时间: 2020-02-12 浏览次数: 172

1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强调要不断完善诊疗方案,坚持中西医结合。22日,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要求武汉市各定点救治医疗机构确保对在院确诊和疑似病人的所有轻中症患者使用中药协定方治疗。26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全国各地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

为进一步发挥经方在疫病防治方面的优势和特色,我们近日通过微信分别采访了我院黄煌教授及全国知名中医黄仕沛等客座教授,他们为新冠肺炎的防治积极献言献策。本期采访的是我院客座教授、四川省乐山市中医医院刘方柏主任和全国名老中医、山西运城中医医院畅达主任为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推荐的经方。

 

面对新型疫病的思考

四川省乐山市中医院  刘方柏

 

在武汉封城之初,我根据收集到的有限资料,研究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情况,认为当时一些省以银翘散类、补益类为防治方是对病因病机的误判。在明确将此病诊断为“湿毒”,提出了利湿化浊、避秽排毒、升降脾胃、流通气机四大基本治法的同时,自拟了以柴胡、青蒿、苍术、紫苏叶四药组成的“抗冠四味方”,既作为预防方推荐,又建议在该病治疗过程中在未出现明显热毒和内闭外脱症时随方加入,作为基础方。网帖于126号发出后反响强烈。后看到了舌象图,无论黄白苔均厚腻,在发热、乏力、干咳三大主症的基础上,多有纳呆、咽干、恶心、便溏、胸满、脘痞等见症,更证实了先前判断是正确的。

我对这类时疫疾病的治疗充满信心。因为既有仲景疫病实战宝著和温病阖门殪户,皆相染易的疫病抗击经验,又有数以万计的方剂可以挑选。这个无限丰富的“武器库”可随时找出能应对变幻莫测的疫魔的“常规武器”,更能稍加改装即成为应对各种新出现的病魔的“尖端武器”。因为病毒、细菌变异再快,也快不过中医从数千种药物和上十万方剂中加减组合形成新的应对方来得快!

近些年来,不断出现的新型疫病,西医的最大作用和功劳是明确了病原体,有效的阻断了传播途径,并可在未来研制出治疗药物和预防疫苗。而中医显著的治疗效果,良好的促进康复和一定的预防作用,在当今疫病抗击中恐怕不仅是优势,也许这种地位是永远无法取代的。

此次疫病我主张以“抗冠四味方”为预防方。对其治疗,我主张分为三种情况:

一、未化热前,以小柴胡汤合抗冠四味方为基础方,随症加减。小柴胡疏利三焦和畅气机,通达上下;抗冠四味方中除柴胡外,苍术、青蒿、紫苏叶均有芳香透达,醒脾避秽,除湿化浊之功,我甚至猜想它们或许有较强的抑制或杀灭病毒之功。

二、已化热时用宣白承气汤合泽泻汤加葶苈子。此期有两个特点需要注意:一是体温突然升至39℃以上迅速喘咳,这是湿毒化热、腑实内闭,必须使戕肺之热毒下引而有出路,故用宣白承气。而肺摄片为白色且有大量渗出,又说明湿毒病理基础犹在,故需泻其肺水。

三、内闭外脱时,以四逆加人参汤,重加黄连、寒水石、莲子心。此时一为固脱留人,二是泻其已蒙心凌肺,入营干血之热毒。黄连为泻心火、解热毒专药,莲子心清心解毒除烦,而寒水石除治时行大热外能利水道。 

简介:刘方柏,四川乐山中医院主任医师,全国第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四川省十大名医,乐山三江伤寒流派代表性传承人。著有《刘方柏重急奇顽证医案》、《刘方柏临证百方大解密》、《刘方柏疑难证治二十法》。


中医理应勇于担当

山西运城中医院  畅达

 

中医对疫疠记述不但历史久远,而且有丰富的预防和治疗经验,祖国医学对急性传染病防治的贡献不但见著于历史,而且在建国后七十年多次和疫病的斗争中也屡建奇功,如乙型脑炎、流感、非典等等,说明中医对防治急性传染病可以发挥巨大作用。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肆疟,而西药对新冠病毒尚无法应对,国难当头,中医理应勇于担当。对于目前形势,虽然中医也没有明确可以灭杀新冠病毒的药物,但从2003年抗击非典的经验和这次武汉及各地治愈出院病人的情况来看,对于目前防病情势中医至少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发挥作用:

一、缓解病人症状,减轻病人痛苦;

二、缩短病程,加速治愈。轻度速愈,中度减少向重度转化,而向轻度转化以至治愈;

三、提高病人以及健康人群的免疫力;

四、减少治疗过程中激素及其他药物不良反应和疾病的后遗症。

本人上世纪五十年代从医,抗击乙脑、流脑、流感都目睹耳闻,亲身体验到中医的卓越疗效。2003年抗击非典,虽参与当地中医治疗方案的制定,但终因未能直接经历一线查房而遗憾。约在19983月前后,运城发生群体性腹泻,后确诊为轮状病毒感染,多种药物冶疗无效,后拟藿香正气散合葛根芩连汤,一剂症状缓解,二剂泻止,三剂痊愈。使数百患者免受腹泻病痛折磨,也更加坚定了用中药治疗疫病的信心。

由于没有亲临一线直接接触病人,所以关于新冠肺炎的临床表现均是从“方案五版”和仝小林院士、刘景源院长采访报导材料得知,虽对新冠症状描述不尽一致,不过对本病属“湿疫”的认识,业内专家认识渐趋一致。从目前描述症状看,早中期病位涉及肺脾二脏中上二焦。

早期病在上焦,如以发热咳嗽咽干舌苔厚者,治当宣肺透邪祛湿为主,选方麻杏石甘汤合神术散化裁。

如以脘痞、纳呆、乏力,舌胖大有齿痕苔厚腻,腹泻大便不爽者则宜以化湿和胃,方选藿香正气散化裁治之。

如病情继续发展有化热倾向,口苦、心烦、胸脘痞闷、短气、舌红苔黄厚者,则宜清肝化痰、降气宽胸,方选柴胡陷胸汤化裁。

如湿从热化进一步加重,口干、口苦、舌红苔厚,胸闷窒塞、痰黄痰多、发热反复、大便不畅或干,则选方甘露消毒丹化裁。

病至危重逆传心包,或热入营血则应依法跟进,并积极中西医各种方法配合救治。

在疫情防控阶段中医应早介入,全程介入。尤其在恢复期时,患者还会出现乏力短气、纳呆便溏等肺脾气阴两虚诸症,中医更应发挥优势,使病人早日完全康复。

简介:畅达,山西省运城市中医医院主任医师,山西省名中医,全国第二批全国名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指导老师。著有《汤方辨证及临床》、《名老中医畅平医论医案》、《名中医畅达医论医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