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思考(三)
作者: 张薛光 发布时间: 2020-02-10 浏览次数: 203

1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强调要不断完善诊疗方案,坚持中西医结合。22日,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要求武汉市各定点救治医疗机构确保对在院确诊和疑似病人的所有轻中症患者使用中药协定方治疗。26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全国各地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

为进一步发挥经方在疫病防治方面的优势和特色,我们近日通过微信分别采访了我院黄煌教授及全国知名中医黄仕沛等客座教授,他们为新冠肺炎的防治积极献言献策。本期公众号推送的是我院客座教授、新疆昌吉州中医医院陈雁黎主任医师为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推荐的经方。

 

为“方舱医院”新冠肺炎推荐经方

陈雁黎

 

19667月毕业,因“文化大革命”推迟分配工作。19672月,南方爆发“流脑”疫情。我参加由学院、协和、北医组成的北京医疗队。二月中旬,医疗队来到湖北洪湖地区。我们小分队住监利县王塘公社。走到地方发现,除爆发流行性脑膜炎外,肺结核病也很多。采取的措施是隔离和抢救危重病人。村口路口,对行人用呋喃西林液滴鼻,不让群众串村串门。那时没有口罩、防护服和中药,每人只有一件白大衣。抢救主要用西药,菌血症用青霉素,磺胺嘧啶可以通过血脑屏障治脑炎,还用了镇静剂控制抽搐,兴奋剂治疗呼吸衰竭,那时没有氧气。

过了一个星期,调查发现那地方很潮湿,细雨连绵不停。社员住的房子关门闭户,窗子很小,白天屋子里光线很暗,床上都有蚊帐。家家户户屋内墙角都喂一头小猪,有的家被子还发霉,地面很潮湿。街上路上都是稀泥。路边都有小河,河中有运送农家肥的小船。有蔬菜和鸡鸭蛋,没有肉和牛奶,营养很差。

医疗队宣传,开门开窗,去蚊帐,晒衣服被子。过了一个多月,晴天多了,太阳光照强多了。此时发现,发病率突然降低了,并且危重病人也很少了,我们于5月初返回北京。

结论:潮湿低温,屋内不通风,是发病的条件。敞开门窗,洗衣晒被,艳阳高照时,“流脑”戛然而止。本次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之前,曾连续阴雨十多天,低温潮湿。再加上过年返乡,购物、串门、吃野味,故使本病爆发。大晴天来时,开窗、洗衣、晒被,冠状病毒就无法流行了。

 

中医擅长辨证论治,本病潜伏期无症状,暂不推荐处方。

1、发病时,恶寒发热,无汗,全身困乏,肌肉痠痛,或有头痛,脉浮紧而数。此证为时短暂。胡希恕老师讲:“如有麻黄汤证,还是用大青龙汤为妥。只能用1-2剂,取微微似汗出,汗多亡阳。临床遇此表证,诊病取药煎服,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我常用葛根汤。若见上述诸证,同时又有口干而渴,苔腻,要加生石膏一两半至二两(即45-60克),能加生石膏还是尽量用好(不要先煎)。因麻黄配生石膏,可以减少麻黄的副作用(如眩晕、恶心、吐)。”

大青龙汤方:炙麻黄12g,桂枝6g,炙甘草6g,杏仁10g,生石膏45g(打碎),生姜三大片,红枣四枚(劈),水煎18分钟口服,1剂,出汗后停服。

葛根汤方:葛根12g,炙麻黄8g,桂枝6g,炒白芍10g,生姜三大片,红枣四枚,炙甘草6g,生石膏30-45g,水煎20分钟口服,1-2剂,出汗多者停服。 

 

2、若出汗后,病不解,仍有发烧38.5℃以内,背微冷或微恶寒。或往来寒热,或有时有小汗出,身困倦嗜睡;或有恶心欲吐,不思饮食;或有轻微咳嗽,无痰;或已用过抗生素和抗病毒药,仍不见轻者;或病初起诸症状较轻者,均可用本人已用过多年的经验方“小柴胡加生石膏银牛荆豆方”:

柴胡12-15g,黄芩12-15g,清半夏12g,党参10g,炙甘草 6g,鲜生姜三大片,小红枣六枚(切开),金银花 15g(不用山银花),牛蒡子15g(压破),荆芥6g,淡豆豉 10g,生石膏45g(杵碎,不要先煎)。水煎20分钟口服,每日1剂,可服3-5剂。儿童用量减半,或1剂服两天。

本方证解表,扶正祛邪,不要加减使用。要用封丘、菏泽、沂蒙一带产的金银花,当地又称双花二花。不用两湖两广产的山银花。生石膏打碎不用先煎。服第一次药后,最好盖被出点小汗,不要出大汗。   

若咽痒,无痰,咳嗽,加苦杏仁10g,桔梗15g;若痉咳,连连咳嗽,无痰,加白芍15g;若咳而有痰,喉中哮鸣声,加贝母6g,射干15g;若恢复期有余热,不思饮食,本方中去荆芥、淡豆豉,加炒三仙。(编者按:此加减法部分系根据陈老手稿补充。)

本方可用于“方舱医院”的大面积人群。

 

3.咽红咽痛,发烧已在39℃,口干口渴能饮,排便不畅,体质属阳、实、热者,用银翘散加生石膏、板蓝根

金银花15-18g,连翘15g,荆芥6g,牛蒡子15g,淡豆豉10g,竹叶6g,桔梗15g,薄荷6g,生甘草6g,生石膏45-60g(打碎不先煎),白茅根15g,板蓝根15-24g。水煎18分钟口服,日1剂,可服3-5剂。

胡希恕老师讲:“犀角很贵又缺,可用白茅根和生石膏代替,效果也很好。若体壮热重口渴甚者,可再加黄芩15g,柴胡12g,清半夏10g。”

4、以咳嗽为主证,兼有发热;或恶寒,脉浮数;或有胸闷、气短,痰少。用麻杏石甘汤加味:

炙麻黄6g,杏仁10g,炙甘草6g,生石膏45g,金银花15-18g,桔梗15g。水煎20分钟,日1剂,服2-3剂,有效再服2-3剂。

若连续干咳(痉咳),加炒白芍12g;若有痰、哮鸣音,加射干15g,伊贝母6-8g

胡希恕老师讲:“用麻杏石甘汤后,效果不明显,不可再用麻黄剂。改服小柴胡汤加杏仁10g 苦桔梗15g,方可起效。”

5、以呼吸困难为主的危重病人,并发诸脏器衰竭者,中药治疗办法不多,应以西医抢救为主。

6、本病恢复期以困倦乏力、少气、饮食较少,仍应服小柴胡汤扶正祛邪:

柴胡12g,黄芩12g,党参10g,法半夏12g,甘草6g,生姜三大片,小红枣六枚,炒三仙各15克,黄连3g,陈皮6g。水煎20分钟口服,每日1剂,可服3-5剂。

以上属个人经验,供参考。(张晓红、王东砾整理)

简介:陈雁黎,主任医师,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客座教授,著名经方家胡希恕先生嫡传弟子。1960年考入北京中医学院中医系(本科六年制)。1966年毕业,参加北京医疗队一年。1967年底,响应国家号召,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从事临床工作五十余年。著有《胡希恕伤寒论方证辨证》、《跟师胡希恕辨析五十证》、《胡希恕经方二百首辨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