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思考(四)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02-11 浏览次数: 435


1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强调要不断完善诊疗方案,坚持中西医结合。22日,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要求武汉市各定点救治医疗机构确保对在院确诊和疑似病人的所有轻中症患者使用中药协定方治疗。26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全国各地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

为进一步发挥经方在疫病防治方面的优势和特色,我们近日通过微信分别采访了我院黄煌教授及全国知名中医黄仕沛等客座教授,他们为新冠肺炎的防治积极献言献策。本期讲者是我院客座教授娄绍昆为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推荐的经方。

 

 

重温经典,验证中医疗效

娄绍昆

 

不久前WHO已将中国此次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作为中医的一员知道了这一决定,就会联想到中国古代中医对于传染病的认识以及防疫的措施。《素问遗篇·刺法论》云:“余闻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症状相似。”其防疫的措施也非常到位,一是要加强自身的抗病能力,提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观点;二是对于传染源要采取隔离措施,明确主动地做到“避其毒气”。中医发病学中,虽然强调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的正气虚弱是发病的主导因素,但也重视邪气在发病中的重要作用。因为,即使正气不足,如果没有邪气的作用,一般也不会发病。“治未病”包括未病先防、已病早治二个方面。未病先防,防病于先;已病早治,防其传变。到目前为止,两千多年前古代中医的两种防疫方法依然是有效的。

钟南山院士提出:“中医一开始就要介入,别到最后不行了才看。”从近日武汉前线传来的消息中得知,中医药在中西医联手抗击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斗争中,在临床上取得了非凡的疗效。由此可见,面对目前的疫情,中医诊治应该大有用武之地。

 

对于中医临床医生来说,这次疫情既是一次挑战,更是一次检验证明中医疗效的机会,也是一次重温经典的机会。重温经典无疑就是重温《伤寒论》了,东汉末年张仲景所编撰的《伤寒杂病论》是一本诊治流行于东汉年间的一种特定传染病的书。《伤寒论》中的“寒”不是指寒邪,而是暗指致病的病毒、病菌等病原体。

徐灵胎晚年提出:“医者之学问,全在明伤寒之理而万病皆通。”他认识到《伤寒论》是通治所有疾病的疾病总论,是医者的临症指南。这里的“万病”,当然也包含所有的传染性疾病,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也不例外。

古人把凡能传染的病通称为“疫”。《说文解字》云:“疫,民皆疾也。”古代已知的瘟疫种类很多,如天花、鼠疫、白喉、猩红热、霍乱、肝炎、斑疹伤寒、伤寒、结核、麻风、疟疾、血吸虫病、出血热、钩端螺旋体病……有的怪病,传染性极强,至今也不知道它到底属于哪一种病。

据古书记载,在对病名、病因诊断不清,甚至无法明确诊断的古代,中医师根据《伤寒论》“方证对应,随证治之”的治疗原则,对这些传染性疾病进行了诊治,并且在治疗上取得了非凡的成绩,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些都可以告诉我们,中医对抗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肯定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伤寒论》以疫毒袭人致病,疫毒进入不同体质的人而导致出现临床症状不同,治疗方药也不同。它不仅提出了规律性、纲领性、导向性、典型性的临床论叙,更重要的是规范了一百多个方证相对应的诊治方案。因此,在当今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斗争中,医者对于方证中的主症必须了然于胸。正如徐灵胎所说:“盖方之治病有定,而病之变迁无定,知其一定之治,随其病之千变万化,而应用不爽。”他认为,医者的“治病有定”和“一定之治”,就是因为有“方之治病有定”作为诊治的杆标和规矩。尽管“病之变迁无定”,但也有相对静止的“方证相对应”片刻,这可以从“飞矢不动”的原理中得到解释。因此只要抓住这一瞬间的主症,投以相对应的方药“随证治之”,就可以达到“应用不爽”的疗效。从“伤寒之理,万病皆通”的角度来看,所有疾病都有整体上的共同点。将其共同点归纳起来为:所有疾病,它们自始至终都由各种各样不同的方证组成。这些方证,或完整的,或不完整的;或单独的,或组合的;或相对稳定的,或不断变异的;或已知的,或未知的。因此,在疾病变化的过程中只要做到方证相对应而随证治之,就能“万病皆通”。当然对于具体的诊治需要临床医生自己去领悟、体会和细化。

 

据相关报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主要表现为发热、乏力、咳嗽、呼吸困难,严重者出现多脏器衰竭等。针对不同感染阶段,本人初步考虑可以分为以下三期,具体方证如下,仅供参考。也祝愿在当今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斗争中,中医药能够独当一面来挽救更多的患者。

一、前驱期

1、临床表现:发热初起,恶寒,咳嗽,胸闷,头痛,四肢肌肉酸痛,无汗,脉浮数,苔薄白。

处方:葛根汤合茯苓杏仁甘草汤

葛根20g,麻黄8g,桂枝10g,白芍10g,生姜6片,生甘草5g,大枣5枚,杏仁10g,茯苓10g

2、临床表现:发热初起,恶寒,咳嗽,乏力,头痛,有汗,脉浮数无力,苔薄白。

处方:桂枝加厚朴杏子汤

桂枝10g,白芍10g,生姜6片,生甘草5g,大枣5枚,厚朴10g,杏仁10g

3临床表现:发热,咽痛,咳嗽,四肢肌肉酸痛,乏力,头痛,脉数,苔黄。

处方:银翘散加金果榄

连翘10g,银花10g,桔梗6g,薄荷6g,竹叶10g,生甘草5g,荆芥10g,淡豆豉10g,牛蒡子10g,金果榄10g

二、肺炎期

1、临床表现:往来寒热,神疲乏力,咳嗽,呼吸困难,胸胁苦满,口干口苦,纳呆,恶心呕吐,脉弦数,苔黄腻。

处方:小柴胡汤加减合平胃散、麻杏石甘汤

柴胡20g,黄芩10g,党参10g,半夏10g,生姜6片,生甘草5g,茯苓10g,苍术10g,厚朴10g,陈皮10g,杏仁10g,连翘10g,生石膏30g,生麻黄5g

2、临床表现:发热不退,口苦咽痛、干咳少痰、神疲乏力、纳呆、胸闷、恶心呕吐、心下压痛、肠鸣腹泻、脉滑数、舌红苔黄腻。

处方:葛根芩连汤合小陷胸汤

葛根30g,黄连5g,黄芩10g,生甘草5g,半夏10g,瓜蒌皮10g,桔梗10g,生石膏30g

3、临床表现:发热不退,咳嗽少痰,神疲乏力,胸闷气喘,动则明显,口渴烦躁,尿黄,脉滑数,苔厚腻。

处方:白虎加人参汤合三仁汤、茯苓杏仁甘草汤

生石膏60g,知母15g,生甘草5g,粳米15g,西洋参5g,杏仁10g,白蔻仁10g,薏苡仁30g,茯苓10g

4、临床表现:发热不退,咳嗽,胸闷,呼吸困难,神疲乏力,纳呆,恶心呕吐,胸胁苦满,腹胀腹泻,心下痞满,腹肌软,脉数无力,舌胖大苔白。

处方:补中益气汤合茯苓杏仁甘草汤

黄芪15g,白术10g,党参10g,当归6g,陈皮6g,柴胡6g,升麻6g,炙甘草5g,茯苓10g,杏仁10g

5、临床表现:高热不退,神昏谵语,烦躁不安,呼吸困难,四肢逆冷,汗出不止,胸腹灼热,腹泻,舌红胖大,脉沉弱数。

处方:茯苓四逆汤加安宫牛黄丸

茯苓10g,人参10g,制附片10g,干姜5g,生甘草5g,送服安宫牛黄丸。

三、恢复期

1、临床表现:乏力,咳嗽,呼吸困难,胸闷气短,动则气促,烦躁,口干欲饮,脉细弱,舌红少苔。

处方:竹叶石膏汤合茯苓杏仁甘草汤

竹叶10g,石膏30g,半夏10g,麦冬15g,生甘草6g,粳米15g,人参6g,茯苓10g,杏仁10g

2临床表现:神疲乏力,咳嗽痰白,呼吸困难,胸闷气短,动则气促,纳呆便溏,脉弱,舌淡苔白。

处方:六君子汤合茯苓杏仁甘草汤加款冬花

党参10g,白术10g,茯苓10g,生甘草5g,半夏10g,陈皮10g,杏仁10g,款冬花10g

简介:娄绍昆,著名经方学者,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客座教授,仲景书院仲景国医导师,欧洲经方中医学会专家顾问。著有《中医人生——一个老中医的经方奇缘》、《娄绍昆讲经方》、《娄绍昆经方医案医话》。多年来致力于经方及腹诊的临床研究,擅长运用经方及针灸等外治法。